当前位置:银河576.com历史秦献公拼命换来的河西之地 秦孝公为什么会拱手送人
秦献公拼命换来的河西之地 秦孝公为什么会拱手送人
2022-09-22

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秦国河西之地,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大秦帝国·裂变》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少梁之战后,秦献公身中魏军公子昂的狼毒箭,不久去世,传位于公子嬴渠梁,即为秦孝公。

秦国的危机悄悄来临,虽然在少梁之战中俘虏了魏国主将公叔痤,但面对魏国发起的六国灭秦之盟,秦国进入了灭亡边缘。

嬴渠梁为了秦国的生死存亡,以及为秦国争取时间,推行改革恢复穆公霸业。对魏国做出让步,放回魏相公叔痤,并且割让秦献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河西之地,将秦魏的边界恢复到石门之战前。

这个是小说电视剧中的剧情,事情确实是有这么回事,但是发生的时间却有点张冠李戴了。其实秦孝公继位时的秦国,完全不是穷途末路的境遇,反而还有点欣欣向荣的迹象。

献公改革,秦国逐渐强盛,第三次河西之战,秦国收回部分失地

秦献公在魏国流亡时期,拒绝魏武侯的夺取秦国君位的条件。之后趁秦出子年幼,秦国内乱的机会,在秦国大夫的帮助下,回到秦国,夺得秦君之位。

秦献公即位后,锐意改革,意图提升秦国国力。先是割让部分土地,与魏国讲和,安定秦国边境。

对内学习魏国强盛的范式,废止人殉、迁都栎阳、扩大商业活动、编制户籍和推广县制。终于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秦国由弱变强,拥有收复河西失地的力量。

因为秦献公时期,秦魏和议的达成,魏国从魏武侯开始,就将用兵和战略重心转移到了中原的争霸中。到

了秦献公晚年,魏惠王执政时期,魏国和赵、韩的联盟关系已经瓦解,三晋内部为了中原的利益,矛盾重重。魏国和齐国、楚国也交锋不断,魏国深陷中原的战争泥潭之中。

因此,魏国在河西也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阴晋之战结束之后不久,随着吴起的出走楚国,魏国就开始在河西修筑长城,抵御秦军的反扑。

公元前366年,魏国在武城修筑长城,秦献公派兵击败魏军。同年魏韩联军进攻周天子的洛邑,秦献公以勤王的名义,出兵洛邑攻打韩魏联军,在洛阴击败联军。

公元前364年,秦献公发起规划已久的收复河西的战争,派遣秦将章蟜领军,进入河西,一路渡过黄河,攻入魏国的河东腹地,在石门大败魏军,斩首六万人。

魏国获得赵国的支援,秦军才退兵。公元前362年,秦献公趁魏国在浍水与赵、韩联军交战,再度发起河西之战,进攻少梁邑,在少梁之战中,秦军俘虏魏军主将公叔痤,占领繁庞城。

秦孝公继位后,延续献公收复河西的战略,持续对魏国用兵

少梁之战后不久,秦献公就去世了,秦孝公继位。孝公继位后,一面发布求贤令,寻求富国强兵的策略。

另一面继续对外用兵,继承其父遗志,收复河西之地。同年秦孝公向东发兵,围攻魏国的陕城,意图再夺河西要地。

结果此时魏国已经在浍水取胜,赵国、韩国向魏国屈服,赵、韩两国帮助魏国向秦国用兵,秦国不得不退兵,停止收复河西的步伐,但是已经占领的繁庞保住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秦孝公继位之初,并未出现小说中提到的危机重重的情况。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秦国的国力慢慢提升,已经不是魏武侯的穷国弱国了。

另一方面,魏国的战略重心转移到了中原,处在迁都大梁的时期,深陷中原争霸的泥潭中,跟各个国家都是和好一阵子,掐架一阵子,难以集中对付秦国。

秦魏和议,秦孝公让出攻占魏国的河西之地

公元前359年,秦孝公重用商鞅,在秦国推行变法,先以《垦草令》拉开变法的序幕。第二年任命商鞅为左庶长,在秦国国内推行第一次变法。

第一次变法实施后,秦国国力大增。此时魏国深陷与东方各国的争斗中无法自拔。公元前354年,秦孝公趁魏军围攻赵国邯郸之机,派出秦军进攻河西,在元里大败魏军,攻占少梁。

公元前352年,秦孝公派商鞅率军从繁庞城东渡黄河,进入河东,包围魏国旧都安邑,魏军投降,攻占安邑。次年商鞅又率军包围并占领魏国河西重镇固阳。

但是桂陵之战的失败,并没有令魏国元气大伤,战国第一强国的实力仍然存在。在邯郸,魏国迫使赵国签订城下之盟,魏惠王与赵成侯在漳河结盟,魏军从邯郸撤回。

与赵国结盟之后,魏国联合韩国,在襄陵大败齐宋卫等诸侯联军,齐国、楚国向魏国求和,魏国的霸业得以延续。

魏国解决完中原诸侯的纷争之后,调集军队,向秦国发动反攻,于公元前350年,夺回河东安邑,并西进包围固阳。

在魏军的咄咄攻势下,秦孝公被迫与魏惠王在彤地会盟修好,归还此前占领的魏国土地,缓和两国的关系。

从秦惠文王时代的第五次河西之战的情况来看,秦孝公被迫归还的土地包括少梁和繁庞,两国回到了石门之战前的领土边界。

秦孝公为何要割让辛辛苦苦打下的土地呢?

其实说句打脸的话,秦孝公不割让也不行,不割地的话,魏军也会自己再打回来。

公元前350年的秦国,虽然经过了第一次变法的加持,国力提升巨大,但是与第一强国的魏国相比,还是不够看的。

此前夺取的河西之地,都是因为魏国在中原与别国纠缠,被秦军偷袭夺取,并未与魏军主力交锋。

公元前352年,秦孝公已经任命商鞅为大良造,计划推行第二次全面的变法行动。同时秦国也在规划迁都咸阳,没有太多精力与魏军征战。

在推行第二次变法的关键时期,秦军经不起失败,眼看魏军夺回安邑,围攻固阳。秦军很难在河西与魏军主力的交战中取胜,一旦秦军在河西遭遇大败,有可能会招致贵族的反扑,那么秦孝公有可能步秦出子的后尘。

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索性不如与魏国议和,交出一些不太重要的利益,换得国内的稳定和安宁。变法成功后,提升军力,有的是机会再拿回来。

麻痹魏国,避免成为那只给猴子立威的鸡,魏国围攻赵国邯郸,本想把霸业推向高峰,结果被齐、楚敲了闷棍。虽然在襄陵找回了场子,但是这明显不是魏惠王想要的。

魏国接下来肯定还会找一只鸡来杀,秦国此时推行变法,最重要的就是安全的环境,如果不像魏国割地示弱,还梗着脖子硬挺,估计继赵国之后的另一只鸡,就是秦国没跑了。

正是因为秦孝公的巧妙运作,适当地向魏国示弱,让魏惠王感觉秦国没有威胁,所以才把目标定为正在轰轰烈烈搞变法的韩国。

这才是秦孝公和商鞅高明的地方,如果这步走错了,秦国就是第二个韩国了。

最后,其实此时的魏国比之前更加可怕,桂陵之败前的魏国,可谓是跟各国都有点梁子,谁看它都不顺眼,都想干一仗。

但是襄陵之战后,魏国与赵国、韩国、齐国、楚国先后结盟,山东各国进入短暂的蜜月期。如果秦国这时候跳出来和魏国硬杠,真就说不定出现了《大秦帝国》开头的那一幕了,对秦国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所以秦孝公适时地服软,割地求和,让魏惠王满足了面子,这是极高明的政治手段,令秦国躲过了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