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576.com体育隈研吾设计桌子实物赏析 隈研吾设计桌子发售信息
隈研吾设计桌子实物赏析 隈研吾设计桌子发售信息
2022-09-12

隈研吾是日本著名建筑师,享有极高的国际声誉,前不久与Asics联名推出来的鞋款发售以来就非常的火爆,最近在网上看到隈研吾将再次跨界打造一个非常具有艺术性的桌子,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跟随小编一起来趣流网看看看哦!

隈研吾设计桌子实物赏析

隈研吾做了一张全世界都买不到的桌子,名为KIGUMI TABLE。这张桌子能够看出隈研吾一贯的设计美学,依然是清新感十足的模样,而且依然是隈研吾最喜欢的本命材料——木头。

这张桌子挺大,长 2 米 7,宽 1 米 2,高 0.74 米,但支撑透明桌面的每一根木条,尺寸只有 20 毫米 x 20 毫米。利用木条来做创作,是隈研吾的标志。

这次他依然用这种看着非常传统而且纯粹的材料,通过现代技术做出了特别的桌子。 全世界限量 10 张的这张桌子,上面还会有独特的版本号和隈研吾的签名。在木条与玻璃桌面连接的地方,采用了黄铜材料。

隈研吾设计桌子发售信息

其实这限量十张的桌子,是系列Eins zu Eins其中的一个作品。 Eins zu Eins 系列,是跟建筑师合作的家具系列,由 Ludwig Seufert 所制作。Ludwig Seufert 是一个创立于 1898 年的家族公司,专门做经典的室内设计。

为了创造最独特的家具,他们找来了知名的建筑师来合作这个系列Eins zu Eins,每一款家具作品无一例外,都是限量版。 除了隈研吾的 KIGUMI TABLE,还有来自设计师 Neil Denari 的作品 SHIFT_LEG TABLE。

竹屋隈研吾

隈研吾,是日本著名建筑师,享有极高的国际声誉,建筑融合古典与现代风格为一体。曾获得国际石造建筑奖、自然木造建筑精神奖等。

设计理论

“让建筑消失”

建筑怎样才会消失呢?他尝试用无秩序的建筑来消去建筑的存在感。东京被称为是无秩序的都市。老的、新的、大的、小的、人工的、自然的,所有一切都杂乱无章地混合在一起。这既是亚洲都市的常见的缺点同时也是魅力所在之处。隈研吾考虑把这种混沌实现在一个建筑中,使它与周围的混沌融为一体。他的建筑师生涯就从这里开始了。

当时是20世纪80年代末,东京正值经济景气充满活力的好时代。 20世纪90年代后情况变化。泡沫经济的破灭使建筑项目剧减,隈研吾尝试让凸显的造型性存在形式反过来变为凹陷隐蔽的形式。在原来山顶公园的地面上,筑造一个剖面呈U字形的混凝土构造体,然后在上面堆土、植树,恢复山的原来形状。

建筑看上去只是在山顶大地上开了条缝,而且只有从空中鸟瞰才看得见这条缝,从地面人们看到的只是山。如果说通常建筑的存在形式是造型性的,这个展望台就是空洞性的,采用了造型的逆转形式,建筑的形态被抹消了。尽管如此,在这个建筑里人们在经验上对建筑空间秩序(sequence)的认识还是确实地存在着。通过做这个建筑我发现了以体验性的建筑、以作为现象的建筑来取代从前的建筑形态的可能性。

玻璃幕墙往往隔断了环境与主体的联系。不是只要使用透明的玻璃就能成为开放性建筑的。又比如京都的町屋(注:日本传统城市中面向街道的铺面房),面向街道的门面部分多装有木格子窗,这种木格子窗把室内外紧密地联系起来。要成功地做到这种联系,需对粒子的素材、尺度把握得非常细致慎重。首先要对构成外部环境的素材与尺度进行解析。对作为内外媒介的粒子进行设计时也要选择恰到好处的素材与尺度。

需对在环境中不断变化的主体的活动进行分析。主体相对于粒子的距离、主体在场地中以怎样的速度移动,解开这个多元方程式,可以决定粒子的素材与尺度。对于建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形态或造型,而是构成这个建筑的粒子。成功地设计出最合适的粒子,建筑与环境就能相互融合,建筑也就消失了。在这样的思考与实践中不是简单地把建筑埋起来而是用把建筑粉碎解体的方法来使建筑消失的可能性。粒子的设计完成了,其他的因素,如平面、形态也自动解决了。传统的设计流程是首先决定平面和形态,最后再考虑室内外分界部分的细节。

现代主义也宣称追求建筑的透明性,其目的最终还是没有脱离要建造一个对立于环境的强烈造型。勒·柯布西耶做混凝土的造型建筑,密斯追求透明性,但其本质是以玻璃的造型体与自然进行对比。

透明性不是单纯视觉上的连续性。他所期望以现代的高科技和地域性的自然素材相结合,使这个并不年轻的理念在现代社会中得以再生。这也是传统性、地域性与先端性、全球性相结合的一种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