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河576.com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生日贾母给二十两,薛宝钗是什么态度?
红楼梦中王熙凤生日贾母给二十两,薛宝钗是什么态度?
2022-06-20

《红楼梦》第四十四回,正值王熙凤生日,贾母别出心裁地让众人攒钱给王熙凤办生日宴会。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刘姥姥走后,贾母微恙,吃一两剂药也就痊愈了。王熙凤为表孝心给贾母送去一道“野鸡崽子汤”,贾母吃了觉得好,却也有点不满足,说用油炸了配粥就更好了,鸡汤不下饭。

这件日常小事原本没什么。却第一次体现出王熙凤和贾母对一件事的观点分歧。王熙凤认为“野鸡崽子汤”更好,贾母觉得不错,却认为油炸更好。凤姐没让贾母“全满意”。

曹雪芹善于在小事中埋伏大伏笔。野鸡崽子汤不过日常,但反过来想,为什么是野鸡崽子汤?不是别的汤!为什么王熙凤三番几次提到“炖野鸡”,别人却没有?

如果结合王熙凤判词“凡鸟偏从末世来”,王熙凤这雌凤不过就是“凡鸟”,可不就是“野鸡“(雉鸡)”。

贾母认为“野鸡崽子汤”不错,代表对王熙凤满意,但认为“油炸”更好,预示王熙凤还能更好。上一篇已经解读过“野鸡崽子汤”,本文不多赘述。

那么,王熙凤在哪方面让贾母不满意呢?随后发生的事,证明野鸡崽子汤的伏笔是真。

当时贾母召集所有人,商议给王熙凤过生日,结果就发生了贾琏偷情鲍二家的故事。王熙凤一场大闹,贾母不但不批评贾琏,反而数落王熙凤“喝多了酒吃起醋来”。显然,贾母对王熙凤妒忌这件事,已经有了不满意。

野鸡崽子汤的伏笔还有连锁反应,一直牵扯了贾赦讨鸳鸯,贾琏偷娶尤二姐……都与王熙凤妒忌让贾母不满有关。后文会讲到,本文重点说一下贾母张罗给王熙凤凑份子过生日这件事。

(第四十三回)这里贾母又向王夫人笑道:“我打发人请你来,不为别的。初二是凤丫头的生日,上两年我原早想替他做生日,偏到跟前有大事,就混过去了。今年人又齐全,料着又没事,咱们大家好生乐一日。”……贾母笑道:“我想往年不拘谁作生日,都是各自送各自的礼,这个也俗了,也觉生分的似的。今儿我出个新法子,又不生分,又可取笑。”王夫人忙道:“老太太怎么想着好,就是怎么样行。”贾母笑道:“我想着,咱们也学那小家子大家凑分子,多少尽着这钱去办,你道好玩不好玩?”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是贾母第二次张罗给人过生日。当初薛宝钗十五岁生日时,贾母出资二十两银子给她过生日。结果却被王熙凤吐槽根本不够。

如今王熙凤过生日,贾母干脆要全家攒分子,人人一片心,比之薛宝钗当初,不可同日而语。

两场生日宴都是贾母牵头。固然一个是客人一个是自家人。可未来都是“孙媳妇”,正要对看。

过生日体现出贾母心中一杆秤,薛宝钗远远不如王熙凤让老太太满意。

贾母提议全家给王熙凤凑份子过生日,将她的声望推向了极致。后面邢夫人说她“赫赫扬扬”,就是此时的景象。

王熙凤得到贾母全力支持和宠信,是她在荣国府内的巨大靠山。

王熙凤作为嫡长孙媳妇,却在丈夫二叔贾政家里管家,日后也注定要回到公公贾赦那边。

贾赦、贾政同属荣国府,却两个大院两个门户各过各的。荣国公的实际府邸,基本属于二房贾政。

王熙凤实际替王夫人管家,与她自己无关。王夫人家里很多奴才对她这二奶奶并不服气,阳奉阴违。凤姐为此吃了不少暗算,只能严刑峻法行酷政,更是怨声载道遭人恨。

贾母高调给王熙凤过生日,是公开表达支持,将所有蠢蠢欲动的心思压下去。但同时也有另一种压力,嫡长孙媳妇太重要。肩负着继承人传承。贾琏无子怎么办?是贾母给王熙凤出的一道题,让她自己去想。

(第四十三回)众丫头婆子见贾母十分高兴也都高兴,忙忙的各自分头去请的请,传的传,没顿饭的工夫,老的少的,上的下的,乌压压挤了一屋子。只薛姨妈和贾母对坐,邢夫人王夫人只坐在房门前两张椅子上,宝钗姊妹等五六个人坐在炕上,宝玉坐在贾母怀前,地下满满的站了一地。贾母忙命拿几个小杌子来,给赖大母亲等几个高年有体面的妈妈坐了。贾府风俗,年高服侍过父母的家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所以尤氏、李纨、凤姐儿等只管地下站着,那赖大的母亲等三四个 妈妈告个罪,都坐在小杌子上了。

我们总爱说贾家的礼仪有多好,这里又再次体现。薛姨妈是客人,虽是晚辈也有资格和贾母对坐。邢夫人、王夫人是儿媳妇,这种家庭聚会她们也有坐,却不能在贾母跟前,要在门口的椅子上。没有椅子就要做凳子甚至杌子上。

孙子孙女反倒能挨着贾母坐在炕上。在家的女儿都是娇客,一旦出门子,她们就要遵守婆家的礼仪,也是有的苦吃。所以尤氏、李纨和王熙凤等孙子媳妇不能坐,只能在地上站着。

反观赖嬷嬷等几个与贾母同辈的老嬷嬷们,因为伺候过父母,她们非常有体面,主人面前有座,就坐在小杌子上。

关于赖嬷嬷后文还要讲,这里铺垫一下她的身份。推测赖嬷嬷极可能是鸳鸯和彩霞一般,要么伺候过宁荣二公的母亲,要么伺候荣国公的妻子,贾母的婆婆。所以她才能够那么的有体面。不比焦大地位低。

(第四十三回)贾母先道:“我出二十两。”薛姨妈笑道:“我随着老太太,也是二十两了。”邢夫人王夫人笑道:“我们不敢和老太太并肩,自然矮一等,每人十六两罢了。”尤氏李纨也笑道:“我们自然又矮一等,每人十二两吧。”贾母忙和李纨道:“你寡妇失业的,那里还拉你出这个钱,我替你出了吧。”

贾母这次仍旧出二十两银子,看似与薛宝钗一样,实则号召全家人出资,与当初只有自己出手完全不同。

贾母这次一召集就是一二百两银子,哪里是当初二十两银子的规模。

通过对比就知道给薛宝钗过生日的二十两,贾母并不是真心,反而有点打发刘姥姥的意思。撵人的意图很明显。当初让薛宝钗就非常介意,故意点《鲁智深罪闹五台山》回应贾母。如今再想起来自己曾经意气用事,想学鲁智深拍拍屁股走人是多幼稚。可能就有点如坐针毡了。

这里李纨要出十二两银子,贾母马上阻止,说她寡妇失业不容易不让出,要替她出。手心手背都是肉。嫡长孙媳妇和长孙媳妇都心疼。贾母的意图很明确,众人面前如此表达,谁敢因为王熙凤得宠看不起李纨!

王熙凤聪明,连忙接过话,拍胸脯说大嫂子这钱我自己出了。这是“家和万事兴”的意思。与李纨妯娌亲密,贾母老人家最喜欢这样。

事实上李纨并不吝惜这点钱,王熙凤却财黑,顺嘴的人情根本不当真。最后也没拿出来这份钱。

尤氏见她如此也送顺水人情,将一些重要人物的钱退回去。只可怜那些小人物们,白白拿钱,热闹也没凑多少。她们就属于“鱼肉”阶层,任人宰割。

这里王熙凤又让邢夫人、王夫人领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分子,又讨贾母的高兴。

谁知赖嬷嬷此时跳出来凑趣。“这可反了!我替二位太太生气。在那边是儿子媳妇,在这边是内侄女儿,倒不向着婆婆姑娘,倒向着别人。这儿媳妇成了陌路人,内侄女儿竟成了个外侄女儿了。”

赖嬷嬷敢站起来说话,是她年高德勋的体现。她这话说得没毛病,凑热闹不当真。结果却说出了真相。

王熙凤是邢夫人的儿媳妇,婆媳关系不睦,最终成了“陌路人”。

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内侄女,姑侄关系原本很好,却因利益纠葛最后出现分歧,成了“外侄女”。

再结合贾母之前不满足“野鸡崽子汤”……

曹雪芹暗示贾母对王熙凤妒忌耽误贾琏子嗣不满意,其实伏笔王熙凤日后的悲剧。

当贾母、邢夫人、王夫人都放弃王熙凤时,就是她的绝路。最终“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王熙凤被贾家忍无可忍的休掉,必然是这三人共同的决定。王夫人意见最不重要,贾母才是拍板之人。

众人集资后,贾母就吩咐尤氏主办。尤氏虽然不如凤姐能力,却也是宁国府当家人,趁热闹办个生日不过信手拈来的。

当然,尤氏送人情还钱,王熙凤不替李纨出钱,也体现出她们各自的性格和做事风格。也就不多说了。